2012/12/11

中學中國語文學習參考篇章內容結構解析 祖逖傳 332

祖逖傳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房 喬
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祖逖, 字士稚, 范陽人。少孤, 性豁蕩, 不修儀檢, 然輕財好
俠, 慷慨有節尚。每至田舍, 輒稱兄意散穀帛以賙貧乏, 鄉黨、宗
族以是重之。年二十四, 僑居陽平, 與劉琨俱為主簿。情好綢繆,
共被同寢。中夜, 聞荒雞鳴, 蹴琨覺, 曰:「此非惡聲也。」因共起
舞。每語世事, 或中宵起坐, 相謂曰:「若四海鼎沸, 豪傑並起,
吾與足下當相避於中原耳。」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及京師大亂, 逖率親黨百餘家, 避地淮 泗, 以所乘車馬, 載同
行老、疾, 躬自徒步; 藥物衣糧, 與眾共之; 又多權略。是以少長
咸宗之,乃推為行主。達泗口,元帝逆用為徐州刺史,尋徵軍諮祭酒,
居丹徒之京口。

          逖以社稷傾覆, 常懷振復之志, 而帝方拓定江南, 未遑北伐。
逖進說曰:「晉室之亂, 非上無道而下怨叛也; 由藩王爭權, 自相
誅滅,遂使戎 狄乘隙,毒流中原。今遺黎既被殘酷,人有奮擊之志。
大王誠能發威命將, 使若逖等為之統主, 則郡國豪傑必因風向赴,
沉溺之士欣於來蘇, 庶幾國恥可雪。願大王圖之!」帝乃以逖為奮
威將軍豫州刺史, 給千人廩, 布三千匹, 不給鎧仗, 使自招募。逖
仍將本流徙部曲百餘家渡江, 中流擊楫而誓曰:「祖逖不能清中原
而復濟者, 有如大江!」辭色壯烈, 眾皆慨歎。屯於江陰, 起冶鑄
兵器, 得二千餘人而後進, 所向克復。由是黃河以南, 盡為晉土。

          逖躬自儉約, 勤督農桑, 剋己務施, 不畜資產; 子弟皆耕耘、
樵薪。又收葬枯骨, 為之祭醊, 百姓皆感悅。嘗置酒大會, 席半,
耆老中坐流涕, 曰:「吾等老矣, 更得父母, 死將何恨? 」乃歌曰:
「幸哉遺黎免俘虜, 三辰既朗遇慈父, 玄酒忘勞甘瓠脯, 何以詠恩
歌且舞!」其得人心如此。

           逖將興師越河,掃清冀朔;會聞王敦與劉隗等構隙,慮有內難,
大功不遂, 憂憤發病。病篤, 歎曰:「方欲平河北, 而天遽殺我,
此乃不祐國也!」遂卒。


建議學習重點: 
一. 以行動、語言表現人物精神面貌的寫法 
二. 聞雞起舞、中流擊楫等成語的出典及含義 
三. 愛國精神和憂國憂民,不謀私利高尚情懷的可貴 

結構層次:
第一大段:敍述祖逖聞雞起舞,表現他年輕時便胸懷大志。(第1 自然段)
第二大段:敍述京城變亂,祖逖帶領鄉親避亂京口。(第2 自然段)
第三大段:敍述祖逖說服司馬睿,擊楫中流,發誓振興復國,終於收復黃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河以南一片國土。(第3 自然段)
第四大段:敍述祖逖生活儉樸,不蓄私産,卻樂於助人;又能勤督農桑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所以深得民心。(第4 自然段)
第五大段:敍述祖逖身患重病,爲出師未捷、國難未紓而深深歎息,憂鬱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而亡。(第5 自然段)

篇章主旨:
本文表現了祖逖素懷大志,擊楫中流,誓復失地的愛國精神和憂國憂
民, 不謀私利的高尚情懷。

【譯文】
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祖逖字士雅,范陽遒縣人。祖逖少年時父親去世,他性格豁達,不修
習儀表,但他輕視財物看重義氣,爲人慷慨有氣節。每到農家,就托稱哥
哥的心意散發穀物布帛來接濟貧困人家,鄉間宗族的人們都很敬重他。二
十四歲時僑居在陽平,與司空劉琨同任司州主簿,兩人志趣相投,共臥就
寢。半夜聽到野雞啼叫, 祖逖用腳把劉琨踢醒, 說:「這雞鳴不是壞聲音
呀。」於是起床習舞劍藝。常常談到世上大事,有時半夜就起床,對劉琨
說:「如果天下大亂,豪傑紛紛起事,我和你應到中原一帶去避亂。」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待到京城洛陽發生變亂,祖逖率領親族數百家避難到淮河、泗水地區,
他用自己所乘坐的車馬收載一同逃難的老人和病人,自己步行。所帶的藥物
和衣服糧食與大家共同分享,祖逖很有計謀,因此老少很敬佩他,一致推舉
他擔任流人隊伍的「行主」。到達泗口後,晉元帝司馬睿任命他爲徐州刺史,
不久徵召他擔任軍諮祭酒。於是, 祖逖就在丹陽的京口(今江蘇鎮江市)定居
下來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祖逖因爲西晉政權遭顛覆,常常懷有振興復國的大志。當時晉元帝正在
拓展平定江南地區, 無暇北伐, 祖逖向司馬睿進言:「晉室的騷亂, 不是因
爲上面無道而導致下面怨叛,而是由於籓王爭權奪利,自相殘殺,就使得戎
狄有了可乘之機,以至毒流中原。如今遺民已經慘遭踐踏,人人有奮擊之志。
大王如果能奮揚國威,派兵遣將,讓我等作爲統主,則郡國豪傑必定順風響
應,奔赴疆場,柔弱的讀書人也會來效命,這樣國恥也許可雪。希望大王考
慮。」元帝就任命祖逖爲奮威將軍,任豫州刺史,並提供可供一千人吃的糧
食和三千布匹,但不提供盔甲武器,讓他自己招募士兵。祖逖就帶領著先前
同流亡來的部屬幾百戶鄉親一起渡過長江,船到江心,他用船槳敲擊著發誓
說:「我不能掃平中原而再來渡過這條江的話, 就像大江流逝不能複返。」
他言辭形容慷慨壯烈,大家都爲之慨歎。祖逖屯兵江陰,發起冶煉鑄造兵器,
又招募了兩千多新兵,然後進發,所到之處,無不攻克城池,收復失地。因
此黃河以南地區都成了晉朝的土地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祖逖自己生活儉樸,獎勵督促農業生産,自我節省儘量資助他人,不積
蓄私有財産,他的子弟輩從事農耕打柴。他又爲死者收葬枯骨,代死者家屬
祭奠,百姓感動高興。曾有一次,祖逖擺下酒宴,招待當地的父老兄弟,席
中一些老人流著眼淚說:「我們老了!重又得到父母(指收葬枯骨),死了還
有什麽可遺憾的! 」於是就在座上歌曰:「幸哉遺黎免俘虜, 三辰既朗遇慈
父。玄酒忘勞甘瓠脯,何以詠恩歌且舞!」他是如此深得人心。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祖逖將要興兵渡過黃河,平定河北,恰遇王敦與劉隗等人結怨不睦,擔
憂內部有亂, 大功尚未完成, 憂憤發病, 疾病一天天嚴重, 長歎道:「我正
要平定河北,而天卻急急地讓我早亡,這是天不保祐國家啊!」就這樣死了。
       

2 意見:

【回覆須知】
※ 請注意網路禮儀,禁止口出惡言、灌水、廣告張貼
※ 為了加快網頁載入速度,請勿胡亂使用表情符號 (於留言框上方)
※ 與本文無關的留言請至「留言板
※ 勾選「通知我」可收到後續回覆的mail!

 
B. G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