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/04/19



結構層次:

第一大段:盼望炊煙,旅途勞累希望得到幫助。(第 1 至 4 自然段)


第二大段:走近炊煙,來到山裏人家,受到熱情真誠的接待。(第 5 至 21 自然段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 1 小層:想像炊煙下人家可能出現的情景。(第 5 自然段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 2 小層:走進山裏人家的小木屋,受到夫妻兩人熱情真誠的接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第6 至 13 自然段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 3 小層:吃過飯同女主人交談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知道了山裏人家今天的富裕生活和對明天的憧憬嚮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第 14 至 16 自然段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 4 小層:山裏人滿懷深情地送別山外來客。(第 17 至 21 自然段)

第三大段:回望炊煙,留下深深的思念。(第 22 自然段)

篇章主旨:

本文記敘了作者在深山密林裏的一次親身經歷,详细描写了走進炊煙下的山裏人家所受到的熱情友好而真誠的接待,讚美了主人美好的情懷和人間的溫暖。



炊 煙      趙麗宏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人跡罕至的深山密林裏,假如看見一縷炊煙......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饑腸轆轆的旅途中,假如看一縷炊煙......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也許不會有甚麼比它更親切了。那是一種動人的招手,是一種充滿魅力的微笑,是一個似曾相識的陌生人,友好地向你揮動一方柔情的白手絹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 撣落飄在肩頭的枯葉,擦了擦額頭的汗珠,我終於看見了在遠方山坳裏的炊煙,它優美地飄動,無聲無息地向我透露一個質樸的希望。心中的惶亂被它輕輕撫平了──在深山裏走了大半天,饑餓、疲乏、山重水複的悵惘,曾經使我的腿微微地顫抖,步伐也失去了沈穩的節奏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急匆匆地走向山坳,走向炊煙。我想像 炊煙下可能出現的情景:大蘑菇似的小木屋,屋裏,許是一個白鬍子的看林老人,許是一個山泉般水靈的小姑娘。都帶 一些童話的色彩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 果然看見兩間小木屋了,只是普普通通,不像大蘑菇。木屋裏走出一個胖胖的中年婦女,黑紅的臉頰上,洋溢 只有山裏人才有的那種健康的光彩。「客人來啦,快進屋裏歇吧!」沒等我開口,她就笑聲朗朗地叫起來。一個矮小的男人應聲走出來,這自然是她的丈夫了,他只是微笑 點頭,似乎有些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「能不能......麻煩買一點吃的?」早已過了吃午飯的時間,我不好意思地問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「那還要問,坐下,先喝碗茶!」她把我按在一把竹椅上,轉身從竈台的鐵鍋裏舀給我一碗熱氣騰騰的開水,又悄聲叮囑了丈夫幾句,那男人一聲不吭地走出門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竈台有點髒,她也許怕我看了不好受,找來一塊抹布仔細擦了一擦。「山裏人邋遢,將就一下啦!」她一邊笑 ,一邊又從水缸裏舀水洗那口空的鐵鍋,一連洗了三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一會兒,那男人拎滿滿一籃紅薯和芋頭回來了,並且已經在山溪中洗得乾乾淨淨。她把紅薯和芋頭倒進鍋裏,坐到竈背後燒起火來,他不知又到哪裏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小木屋裏靜下來,只有門外的嘩啦嘩啦的林濤和竈膛裏嗶剝嗶剝的柴火,一起一落地在耳畔響,協奏出一首奇妙的曲子。我喝茶,打量小木屋裏的一切:簡樸而結實的桌、椅、櫥;門背後各種各樣的農具;一架亮晶晶的半導體收音機,掛在一張毛茸茸的獸皮邊上......這山裏的農戶,真有點世外桃源的味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紅薯和芋頭饞人的香味在小木屋裏飄漾起來。「吃吧,愛吃多少就吃多少,只是別嫌粗糙啦。」她把一大盆冒熱氣的紅薯、芋頭放到我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哦,紅薯和芋頭,竟是那麼香,那麼甜,不僅撫慰了我的饑腸,也驅除了我的疲乏。這是我一生中最美的午餐之一!

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坐在一邊,快活地笑看我狼吞虎咽,手中,不停地打一件鮮紅色的毛衣,毛衣不大,像是孩子穿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你有幾個孩子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有兩個女兒,在山外讀書去了,一個上小學,一個念中學,都寄宿在學校裏。我想讓她們將來都上大學呢!現在山裏人富了,甚麼也不愁,就指望孩子們有出息。」她笑回答,語氣是頗為自豪的。這小木屋裏,也有 和山外世界同樣的憧憬和嚮往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 吃飽了,歇夠了,該繼續趕路了。我掏出一些錢給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「錢?」她又笑了:「這兒不是商店,快放回你的口袋裏吧。如果不忘記山裏的人,以後再來!」我的臉紅了,也不知是為了甚麼,也許是為了這城裏人的習慣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 起身走時,我發現背包變得沈甸甸的,打開一看,竟塞滿了黃澄澄的橘子!是他,原來剛才去了橘林。「都是自家種的,帶路上解渴。」他在一邊腆地笑,聲音很輕,卻誠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走了。她和他並肩站在門口,不停地向我揮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再來啊!」他們的聲音在山坳裏回蕩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 走遠了,小木屋消失在綠色的林濤之中,只有那一縷炊煙,依然優美地在天上飄......再來,也許永遠沒有機會了,然而我再也不會忘記武夷山中的這一縷炊煙。炊煙下,並沒有甚麼動心奪魄的傳奇故事,卻有真誠,有純樸,有人間最香甜的美餐.....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

【回覆須知】
※ 請注意網路禮儀,禁止口出惡言、灌水、廣告張貼
※ 為了加快網頁載入速度,請勿胡亂使用表情符號 (於留言框上方)
※ 與本文無關的留言請至「留言板
※ 勾選「通知我」可收到後續回覆的mail!

 
B. G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