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/12/23

1. (楚州大堂。)

2. (楚州太守桃杌坐堂。)

3. (張驢兒、竇娥、蔡婆跪成一排。)

4. 桃 杌:你們三個人誰是原告?誰是被告?

5. 張驢兒:(搶先) 我是原告,我先說!

6. 桃 杌:好,你先說!

7. 張驢兒:小人是原告張驢兒,告我的媳婦竇娥,把毒藥下在羊肚湯裡,毒死了我的親爺,

她的公公。這個蔡婆是竇娥的婆婆,我的後娘。求大人給小人作主!

8. 桃 杌:哦,(對竇娥) 是你下的毒藥?

9. 竇 娥:啟稟大老爺,不是我下的。我婆婆也不是他的後母,他姓他的張,我家姓的是蔡。

我家婆媳兩代守寡,我婆婆以放債為生,因為找賽驢醫要債,被他騙到城郊意圖勒死,恰巧被張驢兒爺倆路過救了命。我家婆婆因此收留了他們,原意長久給他們吃住,以報救命之恩。誰知道他們父子不懷好意,要霸佔我們兩代寡婦作為家小。我婆婆因為遇險及驚嚇出病,張驢兒買了羊肚回來,叫我給婆婆做羊肚湯吃。我把湯做好,又是他把湯接去,偷偷下了毒藥。也是天幸,我婆婆忽然嘔吐,不要湯吃,讓給他老子吃,他老子吃完就死了,我說的句句屬實,大老爺明鏡高懸,要替竇娥作主!

10. 張驢兒:(磕頭) 大老爺聖明。她家姓蔡,我家姓張。她婆婆若不是招了我父親進門,她們

養我父子倆作什麼?這小寡婦年紀雖小,卻是調皮耍賴的行家,她說過她是不怕打的。

11. 桃 杌:不怕打?不打不招!來!選大棍子,給我打!

12. (一群衙役上堂,按手的,按腳的,持棍的,打竇娥……)

13. 桃 杌:犯婦竇娥,你下毒殺死公公,招不招?

14. 竇 娥:我沒有下毒,不招!

15. 桃 杌:你不招?來,給我打那老婆子!

16. (眾衙役將蔡婆拿住。蔡婆哭叫。)

17. 竇 娥:(喊) 住手!不要打我婆婆。我招了,是我下藥害死張驢兒之父。

18. 桃 杌:哼!你早招了也省得挨這頓打!來呀,叫她畫了供狀,戴上枷,關進死牢裡。明

天午時三刻押到市曹問斬!

19. 蔡 婆:(大哭) 竇娥,好媳婦!好孩子!你好冤枉呀!

20. 竇 娥:婆婆,你是有病的身子,不要哭也不要傷心了!

21. (法場)

22. (竇娥雙手反縛站在監斬官前側。)

23. 竇 娥:監斬官大人。

24. 監斬官:你還有什麼話說?

25. 竇 娥:竇娥被判斬刑,實在冤枉。有三件事若能依了我,死而無怨。

26. 監斬官:哪三件事?你說吧!

27. 竇 娥:要一領淨席,墊在竇娥腳下。又要丈二白練掛在旗槍之上。若是竇娥實在冤枉,

刀過頭落,一腔熱血沒有半點沾在地下,都飛在白練上。

28. 監斬官:這辦得到,依你就是。第二件?

29. 竇 娥:如今是三伏天氣。若是竇娥實在冤枉,天降三尺大雪,掩蓋了竇娥屍首。

30. 監斬官:這樣三伏天氣,炎熱難當,你縱有天大的怨氣,也召不到一片雪來。真是胡說。

第三件?

31. 竇 娥:大老爺,竇娥一死實是冤枉。我死之後,叫這楚州地界大旱三年!

32. 監斬官:越發胡說了。哪會有這種事?劊子手!

33. 劊子手:(高聲答應) 在!

34. 監斬官:開刀!

35. (竇娥人頭落地,鮮血染紅丈二白練。)

36. (一陣陰風,天降大雪。)

37. 監斬官:(失驚) 好大風!

38. 押解官:呀!真下雪了!有這樣怪事!

39. 劊子手:平日殺人滿地鮮血,這個竇娥的血都飛在丈二白練上,實在奇怪!

40. 監斬官:這死罪必有冤枉。頭兩件事已經應驗了,不知大旱三年準是不準啊?

41. (幕下)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

【回覆須知】
※ 請注意網路禮儀,禁止口出惡言、灌水、廣告張貼
※ 為了加快網頁載入速度,請勿胡亂使用表情符號 (於留言框上方)
※ 與本文無關的留言請至「留言板
※ 勾選「通知我」可收到後續回覆的mail!

 
B. G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