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/10/03


原文

1. 後四年,趙惠文王卒,子孝成王立。七年,秦與趙兵相距長平,時趙奢已死,而藺相如病篤,趙使廉頗將攻秦,秦數敗趙軍,趙軍固壁不戰。秦數挑戰,廉頗不肯。趙王信秦之間。秦之間言曰:「秦之所惡,獨畏 馬服 君趙奢之子趙括為將耳。」趙王因以括為將,代廉頗。藺相如曰:「王以名使括,若膠柱而鼓瑟耳。括徒能讀其父書傳,不知合變也。」趙王不聽,遂將之。

譯文

四年以後,趙惠文王去世,太子孝成王即位。(孝成王)七年,秦軍與趙軍在長平對陣,那時趙奢已死,藺相如也已病危,趙王派廉頗率兵攻打秦軍,秦軍幾次打敗趙軍,趙軍堅守營壘不出戰。秦軍屢次挑戰。廉頗置之不理。趙王聽信秦軍間諜散佈的謠言。秦軍間諜說:「秦軍所厭惡忌諱的,就是怕馬服君趙奢的兒子趙括來做將軍。」趙王因此就以趙括為將軍,取代了廉頗。藺相如說:「大王只憑名聲來任用趙括,就好像用膠把調弦的柱粘死,再去彈瑟那樣不知變通。趙括只會讀他父親留下的書,不懂得靈活應變。」趙王不聽,還是命趙括為將。

註釋

膠柱:柱是琴瑟類樂器上卷弦的木柱。 “膠柱”就是把捲弦的木柱粘死,不能轉動,也就無法調節弦的高低。 “膠柱鼓瑟”比喻但守死法,不知變通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原文

2. 趙括自少學兵法,言兵事,以天下莫能當。嘗與其父奢言兵事,奢不能難,然不謂善。括母問奢其故,奢曰:「兵,死地也,而括易言之。使趙不將括卽已,若必將之,破趙軍者必括也。」

譯文

趙括從小就學習兵法,談論軍事,以為天下沒人能抵得過他。他曾與父親趙奢談論用兵之事,趙奢也難不倒他,可是並不說他好。趙括的母親問趙奢這是什麼緣故,趙奢說:「用兵打仗是關乎生死的事,然而他卻把這事說得那麼容易。如果趙國不用趙括為將也就罷了,要是一定讓他為將,使趙軍失敗的一定就是趙括了。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原文

3. 及括將行,其母上書言於王曰:「括不可使將。」王曰:「何以?」對曰:「始妾事其父,時為將,身所奉飯飲而進食者以十數,所友者以百數,大王及宗室所賞賜者盡以予軍吏士大夫,受命之日,不問家事。今括一旦為將,東向而朝,軍吏無敢仰視之者,王所賜金帛,歸藏於家,而日視便利田宅可買者買之。王以為何如其父?父子異心,願王勿遣。」王曰:「母置之,吾已決矣。」括母因曰:「王終遣之,即有如不稱,妾得無隨坐乎?」王許諾。

譯文
等到趙括將要起程的時候,他母親上書給趙王說:「趙括不可以讓他做將軍。」趙王說:「為什麼?」回答說:「當初我侍奉他父親,那時趙括的父親是將軍,由他親自捧著飲食進獻到面前,以長者之禮對待人數以十計,被他當做朋友看待的數以百計,大王和王族們賞賜的東西,他全都分給軍吏和僚屬,接受出征命令的那天起,就不再過問家裡的私事。現在趙括一下子做了將軍,自己坐在官邸朝東的尊位,(擺出架子地)接受部下的朝見,部下軍吏沒有一個敢抬頭看他的,大王賞賜的金帛,他都帶回家收藏起來,還天天訪查便宜合適的田地房產,可買的就買下來。大王認為他哪裡像他父親?他們父子兩人心思完全不同,希望大王不要派他領兵。」趙王說:「老夫人請把這事放下別管了,我已經決定了。」於是趙括的母親接著說:「大王你一定要派他領兵,如果他有不稱職的情況,我能免去連坐之罪(不受株連)嗎?」趙王答應了。

註釋

東向而朝:坐東朝西。古時的座位以東向未為尊,應予賓客坐。古時項羽自己東向坐,劉邦北向,是項羽有意向劉邦表現威勢。

隨坐:連坐。指一人犯錯,因與犯罪者有某種關係而受牽連的罪名。


(紫色字體是原文應有的)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

【回覆須知】
※ 請注意網路禮儀,禁止口出惡言、灌水、廣告張貼
※ 為了加快網頁載入速度,請勿胡亂使用表情符號 (於留言框上方)
※ 與本文無關的留言請至「留言板
※ 勾選「通知我」可收到後續回覆的mail!

 
B. G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