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/11/08


六國覆滅了,天下統一。蜀地的山林給砍光了,建成了阿房宮。縱橫綿延了三百多里,樓閣高聳,完全遮蔽了天空和太陽。從驪山北麓開始築構,再向西面彎折,一直延伸到咸陽。渭水和樊川兩條河流浩浩蕩蕩流進了宮牆裏。五步一座樓台,十步一處亭閣。長廊像腰帶一樣曲折迂迴,屋簷高高翹起,像仰天啄食的鳥喙一樣。亭台樓閣各自依憑不同的地勢起伏,既向中心湊聚,又互相對峙着。整座建築周迴盤轉,屈曲回環,像密集的蜂房和激流中的水渦,挺拔矗立着,不知道有幾千萬座。長橋橫卧在水面上,沒有雲,哪兒來的雲中之龍?樓閣之間的通道走廊跨越長空,不是雨後初晴,哪裏來的霓虹?高低參差、幽冥迷濛的樓閣,使人分不清南北西東。歌台上樂音嘹亮,熱烈的氣氛就像和暖的春光;殿上宮女的舞袖揮動生風,就像風雨交加般寒冷。一天之內,一座宮殿裏,天氣卻截然不同。

六國王侯的妻妾侍女、女兒和孫女,都離開了故國的樓閣宮殿,乘車來到了秦國。她們日夜唱歌奏樂,成為秦國的宮女。明亮的星光閃爍晶瑩,那是宮女打開了梳妝的鏡子;烏亮的雲彩紛紛擾擾,那是宮女早晨起來梳理的髮髻;渭水的水面泛起一層脂油,那是宮女潑棄的脂粉水;煙霧繚繞瀰漫,那是宮女焚燒了椒蘭等香料。忽然雷霆震響,那是皇帝乘坐的宮車經過;轆轆的車聲,越走越遠,逐漸杳然無聲,不知道它駛向何方。宮女將自己的每寸肌膚、每種姿容,都修飾到最為美好嫵媚,然後久久佇立,遠遠眺望着,期盼皇帝的光臨寵幸;有些人竟就這樣等了三十六年,卻連皇帝的面孔都沒有見過。

燕國、趙國收藏的金銀,韓國、魏國聚斂的珠玉,齊國、楚國精挑細選的珍寶,都是經過了多少代、多少年,從他們的人民那裏搜刮掠奪而來的,堆積得像山一樣。可是一旦國家滅亡,這一切再也不能保存,都被運到阿房宮那裏。秦國人把寶鼎當作鐵鍋,把美玉視為石頭,把黃金看成土塊,把珍珠當成砂礫。隨地丟棄,遍地都是。秦國人看待這些東西,一點也不珍惜。

唉!一個人的心思,也就是千萬人的心思啊!秦王喜歡豪華奢侈,百姓也顧念自己的家庭。為甚麼搜刮百姓的財物時,絲毫都不放過,揮霍起來卻像泥沙一樣呢?使得宮中支撐大樑的柱子,比南畝的農夫還多;架在屋樑上的椽條,比織布機旁的女工還多;門上無數發光的釘頭,比糧倉裏的穀粒還多;參差不齊的瓦縫,比人們身上的絲縷還多;長短縱橫的欄杆,比全國的城牆還要多;嘈雜的管弦樂聲,比鬧市裏的人聲還要多。這使天下的人民雖口不敢言,卻心懷憤怒。秦始皇這暴君的心卻日益驕橫頑固。戍守邊疆的士卒一聲吶喊,函谷關就一舉被攻破,楚國項羽一把大火,可惜這阿房宮就化為一片焦土!

消滅六國的是六國自己,並不是秦國。使秦國滅族的是秦王自己,並不是天下人民。唉!假使六國的國君都能愛護自己的百姓,那麼就足以抵擋秦國了。如果秦國統一後也能愛惜六國的百姓,那麼就可以傳位到三世以至千秋萬代都做皇帝,誰能奪取其位並使秦室滅族呢?秦人來不及哀歎自己亡國,只有讓後人替他們哀傷;後人替秦人哀傷,若不以此作為鑒戒,只怕又會使後代的人再為他們哀歎了。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

【回覆須知】
※ 請注意網路禮儀,禁止口出惡言、灌水、廣告張貼
※ 為了加快網頁載入速度,請勿胡亂使用表情符號 (於留言框上方)
※ 與本文無關的留言請至「留言板
※ 勾選「通知我」可收到後續回覆的mail!

 
B. G.